安徽现代信息

研究生

当前位置: 首页 > 教育 > 研究生 > 指望延期毕业拿文凭的研究生们,该醒醒了

指望延期毕业拿文凭的研究生们,该醒醒了

新华社北京3月22日电题:指望延期毕业拿文凭的研究生们,该醒醒了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汤阳 陈席元

“指望考研镀镀金,舒舒服服混文凭的同学,该醒醒了。”

最近,一条多所高校对百余名研究生不能按期毕业而做出退学处理的消息,在互联网上引发热议。不少网友在对学校严格管理表示认可的同时,开始为自己能否顺利拿到学位担心起来。眼下2019年全国硕士研究生复试录取工作已全面展开,“考上之后如何毕业”,想必又会让有些同学颇费思量。

研究生在校也有“保质期”

记者检索此次对研究生做出集中退学处理的合肥工业大学、广州大学、西南交通大学网站发现,已公布的118名同学,除1人是因“超过学校规定期限未注册而又无正当理由,且未经请假离校连续两周未参加学校的教学活动”被退学外,其余被退学原因均为“在学校规定的最长学习年限内未完成学业”。

类似情况并非个案。2017年至今,先后有上海交通大学、东华大学、北京科技大学等高校,对逾期未完成学业的研究生做出过退学处理。其中,北京科技大学公布的《研发【2018】10号-关于对部分研究生给予自动退学处理的决定》显示,“根据《北京科技大学研究生学籍管理规定(修订)》等有关文件规定,我校研究生学习年限为:硕士研究生为2~5年,博士研究生为3-8年。经2018年第22次校长办公会讨论通过,对191名超过学校规定学习年限的研究生,给予自动退学处理。”

华东地区某高校研究生院负责人表示,各所高校都会结合自身实际确定研究生培养年限,一般硕士生不超过6年、博士生不超过8年。“如果研究生在规定的培养年限内未完成学业或成果不能达到要求,就应该被相应的处理。”该负责人说。

想拿学位真心“拖不起”

记者随机走访几所在京高校发现,绝大多数研究生对在规定时间内完成有关课程学习并不太担心。对于逾期不能完成学业的情况,有同学认为这可能更多还是来自主观因素。“现在研究生培养都是弹性学制,完成学业的时间限制已经比较宽松,如果在这样的条件下还无法完成学业,我觉得被退学也是理所应当的。”中国传媒大学研究生田先进说。

多位受访高校教师认为,研究生应当摒弃“拖延症”。“严是爱,松是害。”中国科学院院士、南京大学校长吕建认为,学校一定要关爱和严格相结合,学生们也许一时不适应,但从长远的人生发展来看,学生会感激学校严格管理和要求的。

吕建说,目前我国博士生无法按期毕业的人数比例可能高达65%,有的读博8年也毕不了业,这与目前博士教育培养模式有关。

现行博士教育体系的特点是“开头松—中间松—毕业严”,吕建建议,中间过程也要严起来。“一旦严格要求,老师就要投入更多的时间到博士生培养过程中,博士培养质量也会相应提高。同时,也要在全社会形成一个观念,不是所有的博士生都能顺利毕业,比如在南京大学,学校博士培养模式中就明确要求中间过程严格考核,每一次资格考试约有15%的人不能通过。通过严格把关、严格要求,推动人才培养质量提升,为高质量发展培养更多高层次人才。”

让“严进严出”成为常态

记者注意到,近年来教育行政部门已陆续出台一系列文件和举措,要求健全研究生培养管理体系,促进培养单位规范管理,提高培养质量。其中,多次提及要加大对不合格学生的淘汰力度、严格执行学位授予全方位全流程管理等内容。

不少在读研究生坦言,“上课按部就班,感觉任务不重,但最后的毕业论文要求越来越严。如果平时基础不扎实、知识储备不足,想顺利通过答辩拿到学位确实有难度。”北京交通大学研究生刘若涵说。

在江苏一所大学的研究生毕业论文预答辩现场,一位硕士生导师告诉记者:“从早上八点到晚上六点,我们对学生们的论文逐段提出修改意见,现在老师和学生都必须杜绝侥幸心理,一定要下苦功夫。”

对此,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副校长、博士生导师金梦玉教授认为,我国的高等教育在经历了精英化教育、大众化普及等阶段后,已进入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应该让“严进严出”成为研究生培养的常态。

“加强研究生培养过程管理,导师是第一责任人。导师要承担培养、督促、引导的责任,不能空担其名而不行其责。与此同时,还要警惕把‘出炉率’当作办学指标去追求,防止研究生培养‘放水降格’,否则最终贻害的还是学生,影响的是学校声誉,损坏国家研究生教育公信力。”他强调。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