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现代信息

基金

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 > 基金 > 货币基金苦日子来了?又见货基清盘,年化破3已是常态

货币基金苦日子来了?又见货基清盘,年化破3已是常态

继交银天运宝货币基金之后,前海开源尊享货币基金成为年内第二只宣告清盘的货币基金,21日已开始清算。

前海开源基金近期发布公告,公告中称已表决通过了《关于前海开源尊享货币市场基金终止基金合同有关事项的议案》。前海开源尊享货币市场基金将从 2019 年 8 月 21 日起进入清算期,停止办理赎回、 转换转出等业务。基金管理人将按照《基金合同》的约定,组织成立基金财产清算小组履行基金财产清算程序。

前海开源尊享货币市场基金成立于2017年6月12日,旗下共有两只下属分级基金,分别为尊享A和尊享B。在第三方平台上,两只基金的申购与赎回状态均显示为暂停。

主动清盘,因“无客户需求”

根据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尊享A和尊享B的净资产规模分别为1.02亿与0.94亿,均高于5000万的清盘线。可见,前海开源尊享货基的清盘是其出于主动的行为。

从市场情况看,尊享系列货基一直运行稳定,为何突然选择清盘呢?

前海方面回应券商中国记者,“前海开源尊享货币基金主动清盘的原因是由于没有客户需求因而关闭。前海开源尊享货币基金是以100元计价,没有定期分红,按净值分红,有别于传统货币市场基金和市价法货币市场基金,是个过渡产品。”

2019年7月18日,前海开源基金发布《前海开源尊享货币市场基金暂停申购、转换转入及定期定额投资业务的公告》,公告中给出的暂停申购、转换转入、定期定额投资的原因说明称,“为了保证基金的平稳运作,维护基金份额持有人利益”。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基金99.66%的份额为机构所持有,个人投资者占比极少,这与前海方面回应的“无客户需求”相吻合。前阶段应当是基金公司以其他渠道的资金暂时维持基金运营。

下图为尊享A的阶段涨幅,其最近一年的年化收益率为2.23%。故相较于微薄的基金收益率来说,同期的资金成本与机会成本显得更加高昂,如此一来,清盘或许是一种理性的选择。

货币基金苦日子来了?又见货基清盘,年化破3已是常态

信用风险上行亦是一大投资难点

此前,在前海开源尊享货币市场基金发布的第二季度报告中,曾表述道“从四五月份企业中长贷同比下降来看,受经济走弱及银行风险偏好下降的影响,信贷结构的改善未能延续,信用环境不及1季度。”

对此,基金管理方采取的措施是只持有高等级品种的存单,以维持组合充裕的流动性应对赎回,同时规避信用风险的发生。

然而,规避风险的同时,带来的是不断下行的收益率。

受宏观经济环境波动影响,信贷市场的信用风险不断上行,使得投资步履维艰。

货币基金苦日子来了?又见货基清盘,年化破3已是常态

上图为截至2019年第二季度的尊享系列货基的资产配置情况,可以看到,66.85%的资产为债券,而在当前恶劣的信用环境下,债券的违约率也显著提高,故基金会选择信用风险低,但回报率也相应较低的投资标的。这一投资行为,在整体上降低了基金的收益率,也是目前货基的一大投资难点。

全市场货币基金收益率下行,未来形势不容乐观

天天基金网显示,目前仍在正常运营的货币市场基金共有433只。经券商中国整理数据得,截至8月19日,全市场货币基金的平均7日年化收益率为2.42%。而目前Shibor三个月利率、六个月利率分别为2.6740%、2.7340%。参考此数据来看,可以说,货币市场基金的收益率是较低的。

货币基金苦日子来了?又见货基清盘,年化破3已是常态

再以余额宝的一款基金——长城货币A为例。上图为其近一年的收益率走势,可以看到,其七日年化收益不断的震荡走低。目前已经接近最低点。曾经破7的年化收益率一去不复返。

那么,曾经让无数投资者“躺赢”的货币市场基金的未来形势如何呢?收益率会不会出现转折点,止跌回升呢?

根据目前的市场环境,不得不说,很难。

人民银行于8月17日发布公告明确了新的LPR形成机制并宣布将于8月20日起开始实施新方案,代表了中国在利率市场化的进程中又迈进了一步。

基煜基金研究团队认为,从国际经验来看,随着利率市场化进入下半程,之前高速增长的货币基金规模会停止高速增长并趋于稳定。1978年-1981年,美国仍处于利率市场化上半程,Q条例(取消大额存单利率上限,但定存上限未取消且活期存款不得付息)导致货币基金的规模高速发展,在4年间由39亿美元升至1863亿美元,但之后随着Q条例的废除,货币基金规模有所下降,截止1983年底,美国货币基金规模降至1794亿美元。

在我国,类似的趋势正在发生,2014年-2018年,随着余额宝的推出和机构资金的参与,货币基金的规模由0.88万亿上升至8.16万亿,复合增长率56.1%,但由于货币基金规模增长过快,监管于2017年8月出台了公募基金流动性新规,开始加强对货币基金的监管及限制,货币基金规模也随后于2018年8月底的8.94万亿见顶回落,截止2019年6月底,我国货币基金规模为7.28万亿,10个月间下降1.66万亿,受紧监管和收益下降的影响,这一趋势会有所延续。

除了货币基金规模增长放缓的趋势以外,基煜基金研究团队认为,我国货币基金市场还会有另外两大比较明显的趋势:

一是监管趋严导致货币基金会向净值化转型,近期已有包括汇添富、鹏华、嘉实、华安、中银、华宝等基金公司旗下的多只净值型货币基金获批;

二是头部化趋势,货币基金的费率低,因此需要较大的管理规模支撑,无论是管理人还是单只产品都有规模化、头部化的需求和趋势。

综上,基煜基金研究团队认为,对于规模较小或无意于流动性产品竞争的基金管理人,主动清盘性价比和竞争力不高的货币基金是符合市场发展趋势和规律的。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