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现代信息

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龚允冲:南沙守礁第一人,南通网

龚允冲:南沙守礁第一人,南通网

■他是南通子弟兵的杰出代表。守礁16年半,用心血和汗水在祖国的最南端筑起了一道坚不可摧的“海上长城”。他守礁卫国的事迹,激发着广大海军官兵为国防建设努力奉献,激励着无数国人振兴国家海洋事业、建设海洋强国。

龚允冲,通州区海晏乡(今属通州湾示范区)人。1957年生,曾任海军南沙守备部队参谋长、部队长,某基地副司令员,海军指挥学院副院长等职,海军少将军衔。扎根南沙的16年半时间里,先后36次赴南沙执行各种任务,其中守礁14次,累计守礁时间8年,最长的一次达25个月,创造了在南沙一次性连续守礁时间最长、出海执行任务最多、获取资料最多等十多项纪录,被誉为“南沙守礁第一人”。1996年,他被评为第7届“中国十大杰出青年”。

8月中旬的一天,我们在上海警备区虹口第二退休干部休养所,见到了大名鼎鼎的“南沙守礁王”龚允冲。

回忆起驻守南沙建站守礁的16年半峥嵘岁月,龚允冲心潮澎湃。“1990年初,正在部队服役的我面临两个机遇,一是调到海军机关当参谋,二是海军急需成立南沙守备部队,正从舰队选调干部。34岁的我不顾亲友竭力反对,主动递交了赴南沙守礁的申请书。”

1990年2月7日,龚允冲奔赴南沙执行守礁任务。这里是祖国的最南端,驻守的永暑礁距离中国内地约740海里,即便距离海南岛榆林港也有560海里。“当时的艰苦,比我想象的还要艰苦得多。”龚允冲回忆说,“没有蔬菜,天天吃罐头,从早吃到晚,从年初吃到年尾,嘴里都是一个味儿;缺少淡水,最艰苦时,每人每天只提供一杯水,洗澡只能用海水,洗完身上黏糊糊的,特别不舒服;茫茫大海,一望无际,出不去,特别孤独,大家只能‘白天兵看兵,晚上数星星’。”由于常年与海水、海风做伴,几乎所有守礁官兵都落下了关节炎的毛病。

为了更好地解决守礁战士的生存问题,出生农家的龚允冲动脑琢磨,将永暑礁西南角废弃的工地整理出来,将无法种活树木的泥土开发成菜地。一开始,其他官兵都觉得这里条件不够,对龚允冲开垦菜地之举并不看好。

然而,当吃到这块菜地种出来的青菜,大家沸腾了!随后,所有官兵都加入到这场创造绿色生命的“战役”中来,陆续种出了小白菜、黄瓜等。

后来,龚允冲又将第一棵椰子树、第一盆太阳花带到了礁岛,还成功饲养了第一栏生猪,将“拓荒牛”的精神演绎到极致。一望无际的“海上戈壁滩”逐渐变成了美丽的“海上花园”。

在南沙,龚允冲经历了十多次生死考验。他永远也忘不了1990年3月16日自己第一天驻守渚碧礁的那个夜晚。当天晚上,龚允冲睡在“第二代高角屋”的铁皮屋,海风吹来,海浪打来,整个屋子摇摇晃晃。这时,渚碧礁东北方向的海面上发现可疑船只,指挥部令他率队出海执行紧急任务。10人小分队乘坐一艘小艇在深夜的大海里疾驰向敌情目的地。“可疑船只有没有带武器?会不会抢先开火?”在临出发前,龚允冲甚至做好了牺牲的准备。所幸,经勘查,只是某国一艘侦察船,在龚允冲他们发出警告信号后,船只便调头离开了。

第一次执行任务给龚允冲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也更加坚定了其守护南沙的意志。于是,在这片蓝色海洋里,他一待就是16年半,并创造了十余项守礁纪录。最令龚允冲自豪的是,他带领官兵们亲手在永暑礁树起了南沙主权碑。龚允冲还踏遍南沙的每片海域,为后人开发保护海洋留下了第一手资料。他搜集整理的南沙诸礁基本概况等资料,被收入“南沙百科全书”;他提出的夜间训练、多技能训练等编入部队训练大纲;他与南沙官兵及海洋工作者收集整理的南沙海域水文资料数以万计,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实施的全球海平面联测计划做出了重大贡献……

龚允冲始终心系南沙。近年来,他牵线搭桥,让江苏省侨联等单位先后与部队南沙基地结对共建,为守礁官兵送去关怀与慰问。“我想,什么叫忠诚?凡是祖国需要的,南沙需要的,就要一点一滴去做,呕心沥血去做,全心全意去做,这才叫忠诚”。这位令家乡南通无比自豪的“南沙守礁第一人”,已成为一代又一代守礁官兵的学习楷模。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