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现代信息

创业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技 > 创业 > 大象转身如何二次创业?行业龙头15年 上汽通用汽车金融要放下包袱 转型突破在哪儿

大象转身如何二次创业?行业龙头15年 上汽通用汽车金融要放下包袱 转型突破在哪儿

  毫无疑问,这是真正意义上的汽车金融行业龙头

  成立最早、资产及信贷规模最大、盈利规模最大、首个年度合同突破百万……上汽通用汽车金融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上汽通用汽车金融”)身上有一系列标签。

  2019年,也是这家持牌汽车金融公司成立的第15个年头。大象不愿席地而坐,希望“创业" target="_blank">二次创业”,完成转身。

  在上汽通用汽车金融总经理余亚瑞看来,“二次创业”是要放下包袱、转型突破

  一则,是通过金融科技等数字化手段,完成对业务链、资产和信贷结构、客户群体的转型,同时从专注To B的业务体系向包含To C的业务架构转型;

  二则,是思考作为汽车金融公司,如何为主机厂、经销商提供更多支持、展现更大价值,推动上汽通用汽车的销售。

  “现在对公司而言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发展节点,我们需要审视自己重新出发。”余亚瑞说。他同时指出,目前汽车金融的市场依旧很大,而整个行业对二手车市场这块金矿的挖掘也还不够深。

  “对汽车金融行业发展还是持乐观态度”

  成立于2004年的上汽通用汽车金融,是我国成立的第一家持牌汽车金融公司。截至6月末,公司员工近千名,信贷及服务资产超过1240亿元,继续位居全行业第一。

  汽车金融公司的业务包括两大块,一是帮助终端零售客户更早、更轻松地实现购车梦想;二是帮助经销商迅速建立库存,加速汽车销售链条的运行效率。

  “上半年我们的信贷及服务资产规模在1200亿~1300亿区间浮动,其中零售资产在上升,大约900多亿,批发资产根据业务量会有调整,接近300亿。”余亚瑞透露。

  虽然零售资产占比较高,但在余亚瑞看来,上汽通用汽车金融还是一个To B的企业。“我们主要的信贷业务,比如库存融资是为经销商做批发贷款,零售融资也是通过经销商推荐我们的产品给客户,因此业务更多是To B的类型。”

  也正是基于与主机厂、经销商之间的这种联系,汽车金融公司往往在资产质量风险把控方面成绩显著。以上汽通用汽车金融为例,按照五级分类原则,6月末公司整体不良率仅为0.21%,低于行业平均水平,其中零售损失率0.04%,批发贷款继续维持零损失记录。

  今年上半年,上汽通用汽车金融累计投放零售合同50.3万单,同比增长约13%,公司零售贷款渗透率接近50%,批发业务渗透率保持80%以上水平。

  取得这一成绩的大背景,是2018年以来,中国车市经历了20年来的首次负增长,且市场下行不断延续。

  “虽说整体车市维持着充满不确定性、消费更谨慎,但我们对汽车金融行业的发展还是持乐观态度。”余亚瑞说。他提出了三点理由:

  首先,汽车和金融有关,但侧重点不同。汽车市场已经高速发展近30年,但汽车金融从2002年左右才起步,目前行业渗透率才40%多,和西方国家的80%水平相比还有很大空间;

  其次,虽然经济环境不好,但消费者的需求依然存在,特别是在三四线城市,买车也是体面生活的一个标志,此时有资金压力的消费者对于金融的需求可能会更旺盛;

  再次,消费者心理,特别是年轻人的消费习惯正在改变。年轻人对高储蓄的需求和观念并不强烈,通过金融服务买车对他们而言是很正常的事情。

  “二次创业”的两个重点

  历经15年的发展,上汽通用汽车金融没有停步。上半年,公司正式提出“二次创业”战略,希望放下包袱、转型突破。

  余亚瑞透露,“二次创业”的第一个重点,是要通过数字化转型完成对业务链、信贷和客户群体的调整,同时推进从专注To B的业务体系向包含To C的业务架构进行转型。

  “将来我们想更多地直接对接消费者,通过线上服务和大数据技术,更好地向用户推送我们的产品,这方面我们正在慢慢进行业务链的转型。”余亚瑞称。

  “直接对接消费者”的基础条件,在于公司已有的近600万用户。“我们现在对二次购车或者进行了二次销售的一些存量用户,要将信息再度整理收集,结合精准的信息和数据来进行业务开拓。我们内部还有一个电商团队,通过各类线上平台收集用户信息用于销售端。”

  余亚瑞坦言,目前仍在探索阶段,很多方面还不太成熟,“可能还没有收获很大的成效,但是我们会往这个方向努力推进”。

  “二次创业”的另一个重点,是作为汽车金融公司,探索如何帮助上汽通用汽车主机厂、经销商的汽车销售做一些改进和突破。

  不容忽略的事实是,目前整个汽车市场环境存在较大挑战,全行业销量普遍面临12%左右的下滑。“尽管6月份因为国五促销迎来一波增长,但这只是阶段性的销售策略调整,并不代表整体行情改善,甚至还会进一步拖累后续的市场表现,我们也意识到,下半年(至少在三季度)依然是比较困难的时期。”余亚瑞表示。

相关信息: